当前位置:已实名资讯冬日里的那一抹温暖
冬日里的那一抹温暖
2023-01-11

本期话题:冬日里的那一抹温暖看日出

妻子很想去一个地方看日出,但一直未能如愿,她时常梦到和丈夫一起在那个地方看日出。

这天是周五,妻子到家后便一头倒在床上沉沉睡去,因为连日加班,她实在太累了。迷迷糊糊中,她感觉天有点亮了,自己似乎又来到了那个看日出的地方。“哎哟,又做这个梦了,这次的场景还挺逼真。”她笑着扯了扯盖在身上的被子,准备接着睡。

谁知这时,她被身边的丈夫摇醒了,只见丈夫一脸坏笑地对她说:“哈哈,没想到吧!昨天晚上怕把你吵醒,我就直接将你裹在被子里运过来了。开了一夜的车,现在眼皮直打架。”

妻子愣了愣,这才看到车窗外,一轮太阳正缓缓升起。阳光洒在被子上,她感受到梦里从未有过的温暖。

(李诗文)抓现行

我在山旮旯村支教时,有一回哮喘病犯了,我趁着休息日去县城医院看病,一下客车竟看见我班里的几名学生走进一家网吧。我不禁怒火中烧,因为带头走进网吧的,正是班里各方面表现最优秀的班长方小晶!这些家境窘困得连车票都舍不得买的學生,竟然进城来网吧玩……

待我冲进网吧,只见方小晶坐在一台电脑前,其他几名学生围着她,我黑着脸正准备训斥,突然看见桌上有个小本本,上面密密麻麻记着很多治疗哮喘的偏方!

(笑里永远不藏刀)最暖的东西

冬天来了,惠子想起母亲的手脚容易冰凉,且很久没有回娘家了,就网购了一双手套给母亲,谁知母亲说手套不暖,手还是很凉。

于是,惠子又给母亲买了一个热水袋,可母亲还是说不暖,惠子不解地问母亲:“妈,您觉得什么东西最暖呢?我实在想不出来了呀。”母亲支支吾吾的,也答不上来。

正在这时,一旁的女儿蹦蹦跳跳地跑过来,将小手放进惠子的手心里,笑嘻嘻地说:“我来借妈妈的手取暖啦,外婆说过,妈妈的手最暖和了。”

惠子怔住了,原来最暖的东西一直在自己身上呀。(小叽)左耳

老大爷右耳长了个瘤子,做手术切除了。术后,老大爷虚弱地说:“老婆子,别怕,我右耳朵没了,还有左耳朵听你唠叨。”

老太婆红了眼圈,喃喃自语:“傻老头子,麻药给打糊涂了,你生下来左耳朵就是聋的,我平时都是对着你的右耳朵唠叨的。”

老大爷笑了:“傻老婆子,我左耳朵不聋。当年,我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你这个残疾姑娘,我不那样说,你会嫁给我这个帅小伙吗?”暖脚

那年寒假,我坐火车回家。火车上的人很多,我被挤到了车厢的连接处,脚冻得快僵掉了,我只好不停地跺着脚。

旁边有一个邋里邋遢的人,看样子是个农民工,他在连接处的地上铺了张垫子,裹着一件脏兮兮的军大衣,睡眼蒙眬。

我有些同情地问:“你这样睡不冷吗?”他抬起头,看了看我,然后往旁边挪了挪身子,指着军大衣说:“你,把脚放进来吧……”

那一刻,我忽然很感动。

(泳兔)热汤面

大二那年,我在外面找了份兼职,为了吃上一口热汤面,我总是尽可能在学校食堂关门之前赶回来。卖汤面的是一个很慈祥的大叔,每次总是乐呵呵地给我在汤面里多加两块肉。

这天,我加班到很晚才回到学校,意外地发现食堂的灯还亮着。走进食堂一看,原来那个汤面大叔还在。我诧异地问:“大叔,你怎么这么晚还没回家?”大叔乐呵呵地回我:“等你啊。”说着,他递上了一碗热乎乎的汤面,依旧是多加了肉。

(我懂你内心的孤独)

为了您更好的访问本站,请使用手机或平板自带的浏览器可获得更佳的浏览体验。